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汤氏会社 排行榜
开启辅助访问 欢迎投稿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加入汤氏会社 找回密码

汤氏会社

汤氏会社 首页 汤氏会馆 汤氏名人 查看内容

汤氏人家(十一)

2013-2-21 18:31| 发布者: tyf| 查看: 1249| 评论: 0|原作者: 蓝为洁

摘要: 电影《南征北战》剧照电影《南征北战》剧照汤沐黎小学时作品《马桥人民公社》全心全意力挺《南征北战》 老汤回上海后,成荫就找到我家,进门第一句话就是:“左等右等,怎么你到现在才回来?”他坐定后才慢慢说:“ ...

图像

电影《南征北战》剧照

图像

电影《南征北战》剧照

图像

汤沐黎小学时作品《马桥人民公社》

全心全意力挺《南征北战》
    老汤回上海后,成荫就找到我家,进门第一句话就是:“左等右等,怎么你到现在才回来?”他坐定后才慢慢说:“《南征北战》开机碰到困难,中央电影局和上影厂特批,你再带个摄影组到组里来,我们共同完成导演任务。”
    成荫说的情况,老汤根本不知道。他反问:“今年只有你一个摄制组,各业务骨干由你精挑细选,能力都很强……”
    不等老汤慢吞吞把话说完,成荫就表示:“不是摄制组实力,是修改剧拖延耽误了。”
    言下之意,责任不在导演倒计时完不成任务,所以老汤不再往下深究细节了。中饭是在我家凑合的。我是老一套伙食,成荫却感到大开胃口。当天下午,老汤就跟着成荫到摄制组与大家碰头,其实就是投入工作了。像在《胜利重逢》组一样,王炎是老汤的副导演。
    成荫将《南征北战》剧组材料交给老汤时,态度诚恳地表示:“虽然我已经分过镜头,你如不满意可以改,你要重分镜头也可以”。老汤只好老老实实说:“我仔细读过所有材料再说”。
    回到家里,老汤就关了房门,一个人细读原文学剧本、各级领导意见、摄制组讨论记录、分镜头剧本。又读又写,白天晚上连续思考。他心里有底了,才小声对我说了句:“我看可以开动机器,边拍边小修改,只要抓紧时间还完得成任务。”
    他正式下组第一件事就是叫剧务准备两块大黑板,把摄制日程公布,让全组所有演职员人人心里像他一样沉着有数。
    然后在导演组提出全剧分三大块两个摄制组同时开机,拍大场景时两组分工合作。导演组讨论决定三大块戏:1、我军这大块主戏由成荫主负责;2、敌军一条线由汤晓丹负责;3、游击队的戏也由汤晓丹监管。工作有了明确分工,进度更有序。
    老汤负责的两大块戏又与副导演王炎又作了认真沟通,先由王炎与演员通过排戏提高质量。老汤自己则抽出身与摄影研究试验片,掌握底片性能。尤其战争场景,与烟火配合等等都作了有实效的打好基础的工作,这样开拍后有效长度才有保证。尤其两个导演组每天的进度都写在黑板上,大家一目了然。任何一个演职员都有全局观念,劲能往一处使。所有这些试验都拍成资料后(包括人物造型也在其中),由成荫到北京送审。老汤仍然默默地在幕后力挺成荫。王炎感触特别深,他对老汤说:“本来应该由我这个副导演做的事,你都抢着帮我做了。”老汤很幽默也很风趣地微笑表示:“说明副导演工作的重要。我们部队还提倡将军当兵,摄制组导演也应该会做副导演甚至场记工作才好。”
    在《南征北战》内景和外景的摄制过程中,老汤都没有管过家、没有关心过儿子。不过我相信他心里还是想念儿子的。《南征北战》拍摄阶段,全组演职员极限紧张付出,后期制作四条线同时并进,老汤负责三条线,交错忙碌,成荫只管补戏拍摄。最后送审老汤没有去北京,成荫受到赞美好评。成荫大喜,老汤也乐哈哈。总结会上老汤受到的评价是:“汤导演不计名利,不顾个人过去的成就,真心与我们愉快合作。我们导演组没有人事纠纷,汤导演起了主导作用,是很好的学习榜样。汤导演工作作风踏实,平易近人,演员看见他就定心了。他不懂的不装懂,懂的也不专断,善于听取别人意见,善于团结合作。缺点是稳重有余,果断不够。有时需要导演先下令执行,不同意见保留,以后再议,如果真是导演错了,再改。”
    反正无论评的优缺点,汤晓丹都认真记录,作为为人处世搞创作的座右铭。老汤得到的最大的奖励是到上海电影局参加党课学习。虽然天气很冷,他的心却像火一般热。
好听好看
    两个儿子还在托儿所的时候,我就开始对他们精心安排。每次回家都带他们或到公园写生,听音乐会或看画展……最经常的是我们母子三人同行,也有全家出动的。比如1953年苏联著名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到上海演出,我就毫不心疼花20元买了四张入场券。那时像我这样级别低的职员不但拿不到赠票,连花钱买票都难上难。那次有幸能买到票是特殊了又特殊,意外了又意外的稀罕。老汤说,厂里的编、导、演拿到赠券看完后都赞不绝口,想看第二次。主办单位大胆决定加演一场《天鹅湖》,不过要自己花钱买票,内定票价每张5元,那相当于今天的高价票。老汤自己想再看,我则要带两个儿子去,所以狠心拿出20元让他去买四张票。他担心批不准遭人讥笑,不肯去向厂里开口,我只好找到办公室的负责人陈青求他帮助。
    可能票价太贵私人不肯自己花钱买,公家当然不会买了票随意送人,那是违禁的。最后陈青真的给了我票子,还叮嘱我不要随便向人透露是他卖给我的。其实20元是一笔很巨大的开支,相当于我月薪的三分之一,我也是忍痛付出的。小儿子太小,我们还提前进场,免得收票的工作人员借故刁难。进场以后,才发现小儿子在位子上坐着看不见台上的演出,站在位子前看也不够高,我急了,赶忙让他坐在我的腿上。他倒是看得津津有味,两只大眼睛一直盯着台上。漂亮的舞台和台上优美的舞姿,在美丽的音乐旋律中富有情节的舞蹈,让他大开眼界,一动不动看着,而我的腿被他的重量压着发麻发疼,我都强忍着,不敢轻易移动,不愿打断他的浓郁兴趣。幕间休息时,小儿子似乎也坐累了,他要求站到地上,我是好一会才能移动身子把他抱下,让他舒舒服服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后,我才慢慢站起来原地踏步踏缓解腿的麻木感。
    两个儿子非常懂礼貌,不乱走,也不大声说话。下半场开演时,我才让小儿子与我换个座位,我用另一只腿垫着他。这时他才小声说了句:“妈妈,《天鹅湖》好听好看。”
    演出又开始了,小儿子仍然像看上半场演出时一样,很专注地凝视着舞台上的崭新场景。“好听好看”是乌兰诺娃来新中国首演时,上影托儿所的小朋友汤沐海对它说出的最纯情、最真诚、最有价值、最确切的评议。任何舞台演出要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喜爱,首先就是作品演出过程中让观众产生“好听好看”的喜悦感。这里显示出了小儿子具有的先天悟性。我嘴里虽没有说他好,但心里却乐开了花。老汤只是微笑地望着儿子,我猜他的欣喜比我还强烈。
    散场时,我们四个人没有忙着离开座位,等人都快走完了我们才起身。这时,争着叫三轮车的人没有几位了,我们只在市府大礼堂门外马路边站了不多会就叫到了三轮。小儿子仍然坐在我腿上,比起看演出时承重负担轻多了。大儿子也坐在他父亲的腿上。我发现老汤总是轻轻地移动座位,可能他不习惯,腿有点发麻,移动一下座位,双腿血液循环顺畅会减轻麻木感。让他体会一下带儿子长大不容易也好。
    回到家里,大儿子忙着拿出彩色铅笔和纸把看演出的记忆画出来。他抓到了芭蕾舞的特点,好几张都是舞姿中的足尖着地、舞裙有飘逸感。幸好第二天是星期天,不送他们去托儿所,所以我没有扫他的兴去催他睡觉。小儿子则嘴里哼着刚刚听来的舞曲旋律跳动起来。看他模仿的舞姿还真有那么点味。老汤高兴万分,带头鼓掌。托儿所养成的好习惯,小儿子自己也欢快地拍起小手。四个人兴奋到半夜十二点过后才上床。我是躺下就双眼紧闭。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二天清晨,他们三人都比我醒得早,谈话的内容仍然是好听好看的《天鹅湖》。花20元门票的钱,不但现场享受了,全家都是第一次见到的高质量舞台演出,还受到高品位文化熏陶,享受了一辈子的美好回忆……
父子心连心
    托儿所保教主任朱茂琴告诉我,汤氏小兄弟看了《天鹅湖》都以自己的新感悟为题,在自己的班上画的画、跳的跳,带动其他小朋友也新鲜活跃了好几天。朱茂琴是燕京大学家政系毕业的科学育儿专家,她对上影领导提出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的战略眼光十分理解,并努力实践。他把大儿子的画贴在黑板上,让所有小朋友们看。上音乐课的时候,他总是让小儿子做小先生,教小朋友练唱,其实她是有意识地锻炼小孩的音乐记忆力,也就是音乐悟性。比如小儿子会说,学唱歌首先要先听好,先记住老师教的。我很吃惊问他:“怎么懂的?”他说:“老师在教唱的时候总是先说‘你们听好,我唱一句,你们跟一句’,那就是叫我们学音乐要用耳朵听,用脑子记。”
    两个儿子除了在托儿所津津有味谈《天鹅湖》外,回到家里如果看见父亲在家,也围着他谈《天鹅湖》,父亲不在家,他们就各自翻阅父亲为他们准备好的图片资料。兄弟二人有个最好的习惯就是爱书。他们翻过的书画都是干干净净,不折叠,不乱涂,而且摆得整整齐齐。对于书画,他们越看越新鲜。看完后,都放回原处。这一点,有时我都办不到。因为太忙,我常常顺手一放,要的时候,要花不少时间找。有时,还很难找到。我多次下决心改,也多次痼疾再犯。
老汤口袋里总装着钱
    尽管我很节省,老汤的口袋里还是经常装着厚厚一叠钱,因为我知道他唯一的嗜好,就是有点空余就逛书店,看见想要的书立刻就付钱买了带回家。偶尔,因书太贵,钱不够没有买成,但以后再去,就再也找不到那本书了。他会嘀嘀咕咕,念叨好久。与其让他那么遗憾,不如多给他装点钱让他高兴。其实他买回家的书都是我和两个儿子先读,也可以说是为大家买的。
    除了书外,他还喜欢为两个儿子买点吃的。比如老大昌的“栗子蛋糕”很好吃,也很贵。经常是在星期六或者星期天,他都会买一只拎回家,当然是给儿子吃。如果是个小的,两个儿子各一半一次就吃光了,还嫌不过瘾;如果是个中型的,兄弟两人可以吃两次。我估计他也爱吃才买的,但在儿子面前,他只好忍着嘴馋罢了。这就是父亲,这就是父爱。
    那时屋里没有空调设备,连电风扇也没有。热了,儿子总要到厨房喝凉白开。老汤也是心疼他,回家时顺便在食品店买瓶原汁橘子水,2元一瓶价钱也不低。买回来后,首先是把瓶盖扭开了又盖好,放在饭桌中间,让儿子到厨房喝白开水时自己可以兑进点原汁橘子汁,有点甜味。可是一瓶橘子汁经常是第二天就成空瓶了。最初老汤没有讲话,以后发现喝得太多太快了,才对小儿子说:“你最好规定一下,每天喝几次。一定要加兑白开水喝,太甜了对身体没有好处。”小儿子很可爱,当场承认:“我是喝多了点。好喝,我渴了就喝,渴了就喝。”大儿子在边上忍不住帮弟弟讲话:“爸,他需要,你就让他喝好了。”这时小儿子才说:“哥哥不喜欢喝橘子水,爸买回家的都是我一个人喝光的。”我才对小儿子说:“你哥哥不是不喜欢喝橘子汁,是看你爱喝,他才自己不喝让你喝的。他小时候我总是买整箱橘子水让小店老板送到家里来,让他每天都喝,不过规定喝几次,不是渴了就喝,渴了就喝。喝得太多对身体也不好。以后你自己注意。”小儿子点点头,表示懂了,接受意见了。
学习和工作紧相连
    结束党课学习,老汤又报名参加“团课学习班”。卫禹平和叶小珠负责,不限年龄。大家都欢迎老汤,他被分配在导演赵明负责的一个组。其他组员还有张庆芬、穆宏、殷子、廖瑞群等。每个学员根据自己情况订了规划,包括工作、生活和学习三个方面。团课学习刚结束,老汤接到通知去参加治淮工地建设,与工人农民大军同吃同住同劳动,继续改造思想。
    大家跟着领队先到扬州瘦西湖停一天,那是一条狭长的湖,湖中心凸出一条长堤,尽头有亭子,一块匾上写着“钓鱼台”三个大字,湖边的亭台楼阁组成非常精致的亭园。园内有小山,山下的白玉佛洞,洞口很窄,进去后可以看到两座白玉佛,晶莹光亮,显出古人劳动者的智慧。还参观了扬州文物陈列所。老汤看见三块史可法墨迹石刻,想到他坚守扬州抗击清兵的英雄气概,深受感动。一天真是脚不停步,眼盯着景,心受感染,收获太多太大。
    大家都坐上大卡车,迷迷糊糊到了目的地蒋坝,大队被安排在一间很大很大的屋子住下。每张床上都有厚厚的草垫,睡上去感到舒服松软。街的路边还有新华书店和邮局。老汤当天晚上就给家里写了一封信。这么急想到写家信报平安还是第一次。以后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片纸只字了,我相信他一定很忙很忙。不过这时我在上海也很忙很累,忙着两个身边的儿子,也就顾不得思念在外地的丈夫。
    老汤从治淮工地调回上海,赶着译制一部《演员的艺术》的教学片,说是为提高演员技艺赶工的。老汤很高兴专注研究了电影人物的特殊个性对白,比故事片要求严格多了,精细多了。倒计时赶出来后,到北京送审时获好评,陈荒煤局长还叫通知参加话剧《屈原》演出的赵丹等看片子。


差评

好评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申请友链|小黑屋|无图浏览|手机版|排行榜|隐私声明|网站地图|网站介绍|TangShi  |网站地图  

GMT+8, 2020-8-8 01:47 , Processed in 0.054035 second(s), 18 queries , Eaccelerator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1-2013 Tangshi.org

返回顶部